殷之光:西方是如何拿着利剑,打造民主故事的?

殷之光:西方是如何拿着利剑,打造民主故事的?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殷之光】

眼看着拜登的“民主峰会”就要登场了,却被当头一记棒喝。

11月22日,瑞典“国际民主和选举援助学会”发布的报告中,将美国列入了“民主倒退国家”名单。大家都表示真是“活久见”,一向号称“民主灯塔”的美国,怎么还倒退了呢?

其实这个说法并不新鲜,基本是转述了2021年3月3日,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布的《2021年世界自由度报告》中的观点,都甩锅给了特朗普。

报告认为,虽然美国仍是一个“自由”的民主国家,但是,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年,美国经历了“进一步的民主衰落”。由于特朗普通过通过解雇检察长、惩罚或解雇举报人、以及试图控制或操纵新冠的信息,破坏了政府的透明度。同时,特朗普政府对“自由媒体”的打击也令人震惊。最终,在2021年国会暴乱中,特朗普煽动暴徒冲进国会大厦的行为,极大地“损害了美国在海外的信誉,凸显了美国政治两极分化和极端主义的威胁。”

美国民主的衰落,并不自特朗普始。图片来源:美联社

“自由之家”成立于二战之后,是战后美国实践其全球自由帝国秩序理想的道义武器。报告中所宣传的这个关于“自由”与“民主”“衰退”的故事,并不是从特朗普才开始的。

关于这个故事的一切,都从一个西方中心主义的命题开始。

这个命题是这样的: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自20世纪末开始,此命题的推论更为人所知——即民主国家有义务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民主的实行。在亨廷顿1997年发表的一篇充满乐观精神的长文中,这种义务更被直接地阐述为:“……今天……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各国政府在促进全球的民主化方面都可以有更大的作为。”

上世纪末90年代,“民主的传播会促进世界和平”这一命题,几乎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更积极主动地以推动民主化、打击威权主义为名,在全球——特别是亚非拉地区——展开广泛的军事干涉行动。

在其1994年的国情咨文中,年轻的比尔·克林顿总统便意气风发地宣称,支持民主化是国际战争和国家内乱的解毒剂。然而就在不到三个月前,美国刚刚在索马里内战中经历了一场不成功的战斗。除了损失了两架黑鹰直升机,以及19名美军士兵之外,美军阵亡士兵尸体被索马里民众唾骂游街的照片,更是传遍了全球媒体,并在美国国内引发了极大不满。